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百亿FOF华软新动力“踩雷”杭州私募,投资者讲述暴雷过程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3

百亿FOF华软新动力“踩雷”杭州私募,投资者讲述暴雷过程

“就在周二,突然打电话告诉我华软新动力暴雷了。”向“华软新动力稳进对冲FOF1号”基金投资了10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方浩(化名),在11月14日上午收到投资顾问的消息,“我第一反应是‘震惊’,然后就想如何保全资产。”方浩说。方浩收到消息的当天,一则“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的传闻引爆私募圈,其中牵扯到的百亿私募FOF(基金中的基金)华软新动力被推至风口浪尖。网传截图显示,华软新动力投资了汇盛私募,再下投至杭州瑜瑶,再下投磐京,而“投前的估值表和投后的业绩全是假的”。14日,华软新动力发布公告称,公司管理的最终实际投资至深圳汇盛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盛私募”)的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因汇盛私募发生违约行为导致兑付困难。得知暴雷后,方浩马上在社交媒体平台寻找和他一样的受害投资者,目前群聊中已有十余名网友,人均投资金额在一百万元左右。私募暴雷,投资者仍未确定实际亏损2022年5月,方浩给“华软新动力稳进对冲FOF1号”基金投资了100万,看中的是这只基金的稳定性。从代销机构的投资顾问处得知,华软新动力是个百亿级的私募机构,方浩查询后也证实了这一点。“作为投资人,我只能查到华软新动力作为一家百亿的头部私募机构,它的背景是挺好的,我觉得应该能够为投资‘背书’。”方浩说。代销机构方面向方浩透露,暴雷的苗头始于11月3日,当时有客户要求赎回基金,但华软新动力发现汇盛私募无法兑付,后于11月5日、6日报警,结果发现汇盛私募实际上投资给了杭州瑜瑶,而杭州瑜瑶投给了4家管理人,其中一家磐京投资出了问题。11月14日,一则“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的传闻引爆了私募圈,网传消息称汇盛私募管理人“带着30亿跑了”。被牵扯其中的华软新动力也在当天发布公告,承认公司管理的最终实际投资至深圳汇盛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部分私募基金产品,因汇盛私募发生违约行为导致兑付困难。华软新动力也向渠道解释称,“新动力旗下FOF下投了杭州汇盛,而汇盛先前声称自己是做量化对冲策略,后来经华软新动力调查发现,汇盛只是拿资金去投了瑜瑶投资的产品,华软新动力迅速采取行动,上周已经报案抓捕产品造假的私募管理人杭州汇盛”。 华软新动力11月14日公告。南都·湾财社记者在中基协官网上无法查询到“杭州汇盛”有关信息,但能查询到华软新动力公告中的深圳汇盛。根据备案信息,深圳汇盛实际办公地在杭州滨江区西兴街道科技馆街626号寰宇商务中心1幢1305室。另外,杭州瑜瑶因违规加杠杆被处罚,此前已被列为异常经营机构;磐京投资也已于2022年9月被协会注销。上述代销机构向方浩表示,由于杭州瑜瑶实控人在11月初已失联,并不知道华软新动力有多少比例投到了有问题的磐京投资,目前只能借助监管力量查明。另据第一财经报道,深圳汇盛、杭州瑜瑶幕后操盘人都是磐京投资实控人毛崴。目前,毛崴已被带走调查,杭州瑜瑶股东、基金经理杨泽斌也已被带走。根据上述代销机构消息,方浩所投资的“华软新动力稳进对冲FOF1号”基金规模为1.1亿元,其中约9000万由该代销机构代为募集,其中有39%投给了汇盛私募。“截至目前,我们还不确定实际的亏损究竟有多大,顶格来算,就是亏损了39%。”方浩说。投资者对底层资产不知情,涉事私募或存在净值造假对于网传华软新动力投资其他私募产品中存在的多层嵌套关系,方浩并不知情。“投资人看不见华软的底层资产,而他们周期性发给我们的报告,公布的信息非常模糊。”根据方浩提供的信息,“华软新动力稳进对冲FOF1号”基金成立时间为2019年4月25日,截至2023年11月3日的净值为1.3280。该产品配置为,72.29%投资策略为综合套利,13.83%为高频策略,4.44%为对冲策略,3.74%为商品期权,2.38%为大宗套利。上述产品配置并未提及代销机构所称“39%资金投给了汇盛私募”。除此之外,代销机构方面还向方浩表示,涉事私募基金估值和净值报告可能存在作假情况。另据第一财经11月16日报道,有接近华软新动力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软新动力拿到的杭州瑜瑶的估值表是假的,私募基金产品当中的资金也被转走,“该嵌套产品的最后一层基金合同上的打款账户竟然不是产品账户,而是管理人的公司账户,之后被直接转移走了”。方浩曾想过将持有的华软新动力基金赎回,但在代销机构投资顾问的劝说下赎回了其他基金。方浩向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当时自己会投资华软新动力,也离不开代销机构的推荐。在今年3月时,方浩向投资顾问咨询赎回事宜,但被委婉建议先赎回其他基金,并称“华软新动力下个月马上要封盘,之后再买就不是这么低费率”。到10月中旬,方浩再次向投资顾问询问华软新动力基金的开放日,投资顾问称“要向管理人确认”,但之后一直没有音信。“我买的时候,代销机构告诉我这只基金开放期相对自由,想赎回的话,提前打个招呼,可能一周左右赎回了。一年半时间里,我基本没怎么赎回,但会定期去跟他们确认,在我咨询了开放日之后,代销机构也没有告诉我华软新动力有什么问题,也没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够赎回。”方浩说。方浩还说,这次华软新动力暴雷事件,影响了他对私募投资的信心,“尤其我投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产品,只是用来保本的。但我也一下子对这类产品丧失信心了。”投资顾问还向方浩透露,受华软新动力暴雷事件影响,最近许多投资人都在赎回产品。采写:南都·湾财社见习记者 彭乐怡 记者 王玉凤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